.content-txt {margin-bottom: 10px;margin-top: 10px;line-height: 29px;}h2 {font-size: 20px;font-weight: 700;}p {margin-bottom: 10px;margin-top: 10px;line-height: 29px;} 1为什么那么在意对错? 有一次周末做地铁,等车的时候看到一对情侣在争吵。 男方说,“我经常走这个路线,听我的没错,如果按照你说的倒3号线,会饶很大的弯,多走半小时啊!” 女方说,“你说的不对,我昨天都查过了,换乘3号比你说那条线要近。” 两人都很生气,都认为自己说的对,看到附近有个值班的大爷,他们就过去问那个大爷:“您说我们说的路线,哪个更近?” 大爷看了看女生阴暗的脸色,说,“小伙子,你要是想少花时间,走你说的路线,你要是还想要女朋友,就走她说的路线。” 我们常说,感情里没有对错,但是现实中往往相反。 我们经常听到: “你看,我早就说过该这样做。” “你这种想法就是幼稚。” “三四十岁的人,连这个道理都不懂” …… 现实生活,充满了对与错。可是,我们为什么爱争对错呢? 在情感中,女生有时候会认为,你听不听我的,代表你在不在乎我。 另外,我们之所以要争对错,根本原因在于,我们无意识把“我的观点”等同于“我们本身”。 如果我的观点错了,意思就是,我错了。 但是,我是错的,这是对自我的一种极大否定,对自我的存在感的一种抹杀。 张女士每次给丈夫提建议之前,忍不住都会加一句:“你是不是傻啊”“你没脑子吗”,然后才开始表达她真正想建议的事情。 当然,张女士的丈夫听完之后,自然会火冒三丈,肯定不会接受她的建议,会抗争到底,哪怕张女士建议是正确的,也不会接受,因为接受了,就等于自己“傻”“没脑子”。 在讲话中,充满对错之分,无意中流露出我们的优越感——我比你聪明。对方很自然,会感受了一种被挑衅,不被尊重,被否定。在这种语气中,对方很难作出任何的退让。任何的退让,都威胁了自身的存在感。 那如果我们对话中,把人与事分离,不再争论对错,比优越感,情况会完全不同。 晓梦和他的先生,是一对非常恩爱的夫妻,在多次交往中,发现晓梦说话有个特点,就是她的先生说话时,再不合理,她都能看到先生的合理性,会去确认先生的感受,这当然给了先生一种很大的存在感。晓梦再来分享自己的建议的时候,这个时候先生就会很容易接受。 你的沟通模式,是否让对方感受到被指责或被要挟,你是否将对方的观点,连同对方本人一同否定了呢?还是说,在沟通模式中,充满着尊重、理解和商量的态度呢? 另外,如果你是“错的一方”,如果我们能把“我们的观点”,同“我们本身”分离开来,那当我们的观点被指认“错”的时候,我们的自我会不会感觉好一点? 2对错背后是控制欲 对错背后,是控制的欲望。 即,我不允许你做自己,你要做我要求的你。 我们在找对象之前,常常听到别人这样问起,“你想找个什么样的?”于是,你仔细想了想,我想找这样,这样,这样的。也就是说,在你遇到某个人之前,你的心底,是有一个理想伴侣的形象的。 当我们和一个陌生人相遇、相恋,一切看似那么美满,就像遇见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。接着结婚,生子,在一起越来越久,越来越熟悉,然后,你发现,这个人怎么有那么多让人讨厌的地方,这个人怎么跟我当初想象的不是一个样子,于是你会说: “当初我找TA,真是瞎眼了” “TA说过要改要改,这么久从来都不改,还是老样子” 你心里的理想伴侣,逐渐不那么理想了,TA的真实的样子,一点一点地浮现在你眼前,似乎,你越来越不认识这个人了。 到底是这个人变了,还是,你从一开始,就不曾看见真实的TA? 即使,我们看见了对方真实的样子,我们又是否尊重了TA本来的存在? 当真实的形象逐渐浮现出来,我们下意识地会想要打压这个真实的样子,我们焦虑着“你怎么能按着我期待以外的形象发展呢?这简直太可怕了”于是你感受到失控,越来越强烈的失控感,你会想“我可不能软弱,我要改变TA,让TA变成我所期待的样子!” 这其实也是变相的,我是对的,你是错的。 3真实的关系才是最好的 我们为什么结婚? 为什么需要亲密关系? 温尼科特认为,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能量泡,这个能量泡需要不断伸展,与万事万物建立着很好的连接…… 而很好的连接,必须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。因为,只有真实,才会有能量。而当我们企图改变伴侣,伴侣就被物化,并非真实。 在真实世界的连接中,我们感受到了彼此的存在。在亲密关系中,这种存在被强化,我们的存在,变得独一无二。与真实世界的连接,是我们所有能量的来源。 小美跟先生谈恋爱的时候,感觉先生非常体贴、宽容、成熟,并且从来不发脾气(小美最看重的一点)。两人彼此倾心,很快便结婚了。但在后来的相处中,丈夫发了两次脾气,把小美吓坏了。 “他那么温柔、成熟,怎么可以发脾气呢!”她伤心地说到,“他发脾气的时候,我感觉整个天都要塌下来了。” 我问了一下原因,原来小美花了800元,给先生做了升舱,而先生却在登机的时候,把座位换回原来的座位,这样就可以和小美坐在一起。 “我当时看到他不打招呼就把座位换回来了,我就说了一句——你知不知道那800元是不能退的!”小美继续解释,“他居然气急败坏地吼我说——我不去了!你自己去吧!祝你玩得愉快!” 小美的先生,从期待的先生-“从来不发脾气”变成了真实的先生-偶尔,也是会有脾气的。“真实先生”的出现,粉碎了她对“完美先生”的印象。 那么,如何放下期待,看见真实的伴侣、接纳真实的伴侣呢?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卸下防御。防御是什么?狡辩是防御、指责是防御、否定是防御,防御有很多不同的形式,但只要不以真实分享自我感受,尤其是脆弱感受的,都是防御。 如果小美能够放下指责,坦白分享感受:自己很心疼800元,但是能够和先生坐在一起也是很开心的。这样,一场争吵,会不会就可以避免呢? 如果小美能够意识到,完美的先生,也是一个人,在受到指责的时候,也会生气,也会有点小脾气,能够接纳这种真实,而不是要求先生做到“不发脾气”的完美,会不会,感觉也会更好一点呢? 我们并不是真的想要指责伴侣,不是吗?我们只是感受到了一种焦虑和恐惧。在焦虑什么、害怕什么,分享出来,让伴侣理解你的感受。 如果TA爱你,会去照顾和呵护你的感受,如果伴侣无法满足这个想法,那也并不是伴侣的过错,不是吗? 也许你会说,如果分享感受、坦诚脆弱,对方会不会嘲笑我、看不起我? 人与人不同,却又相同,有共同的人性,比如,害怕被抛弃,害怕不被认可,害怕失去,等等等,当你分享这些脆弱但真实的感受的时候,也许你的伴侣没有经历过你的经历,但TA一定经历过你正在体验的悲伤,你们受伤的感受,从某个角度讲,是相通的。 当彼此感受到理解,感受到相通,亲密关系才会加深。有了真正的亲密,真正的连接感,才能消除我们的焦虑,才能消除因焦虑延伸出来的控制的欲望——想要改变对方、或者对伴侣很挑剔。(来源于网络) 本文章下载来自: